李炼:一个带着博采传媒飞奔的技术狂人

2017-07-17 20:45:53 来源:中国证券网 作者:张昆

  中国证券网讯 从早年独具风格的电视台频道包装,到今天深入人心的养生堂、农夫山泉等著名品牌形象片,其背后是一家在业内颇为传奇的传媒制作公司——博采。
  1993年创立至今的博采,一直是前期创意、拍摄、后期制作、技术研发等各专业高手的聚合地,一路走来,博采的广告作品包揽了金长城奖、龙玺、时报亚太奖等国内外几乎全部的业内奖项,也就不足为奇了。
  如何保证让团队保持思维的活跃性,创造性,又不失团队意识,几乎是每个文化创意公司共同面临的问题。对此,公司的实际控制人李炼有自己独到的看法。
  “在博采,创造力和团队意识并重。但在电影、电视的后期制作中,团队的配合意识要比个体的创造力更为重要,一个项目要执行下去,团队的配合度至关重要。比如说‘野狗型’的,显然不适合,我们需要的是‘狼群’,因为‘狼群’是协同作战的,而野狗不是。”
  所以有了2008年——博采发展的转折年。
  用李炼的话说,在那之前,博采更像是一间工作室,带着公司几位创始人浓郁的个人符号。后期制作这块业务,也完全是手把手的“师傅带徒弟”模式,所以博采,还被公认为影视后期行业的黄埔军校。
  “的确,从后期制作来说,博采给这个行业贡献了很多人才,有的还成为小范围的竞争关系,这其实是好事!不过,他们到今天还喊我老大,大概是因为,博采让他们学到了东西,回想起在博采的时日没有虚度,所以我觉得还挺值!而且,每个公司定位不同,所以想要再复制一个博采不易。”
  2008年之后,公司对团队的认知上了一个新的台阶。由此,公司未来发展战略也随之清晰。
  2010年,公司正式更名为博采传媒,致力于为全球观众打造高品质的视听娱乐内容,包括CG动画电影、剧集、真人影视等视频以及原创广告剧等音频节目。
  “在早期,攻克技术上的难题是我的兴趣所在。但公司发展到今天,规模上来了,对我个人来说,带团队的乐趣要更大。”说到博采的团队,李炼满是自豪,“每个人都很有心,学习能力很强,出了什么新的软件,技术方面有哪些新应用,都是他们来告诉我。现在的博采,技术本身要靠自己,我能教的是方法。这是一种特别好的氛围,也只有这样,公司内部从软实力来说,才能实现良性循环。”
  目前公司拥有两百多人,矩阵式的管理模式,将公司各个部门打通,使得每个项目的实施都可以最大限度地共享公司平台所有的资源。

  技术牌?情感牌?

  在广告行业沉淀了24年的李炼,被圈内人公认为是技术狂人。
  早在公司初创之时,李炼就舍得以极大的代价引进当时国际一流的制作设备和技术。
  目前,公司在杭州总部的创作中心有7200平方米,2400平方米的数字摄影棚,也是华东地区最大的数字摄影棚。13个世界一流的数码影视制作机房,SMOKE2K、FLAME2K数码后期设备,还自主研发了360度超静止瞬间移动拍摄FROZENTIME拍摄设备以及KMOKE运动系统,LUSTRE数字中间片调色系统。
  值得一提的是,公司自主研发的KMOKE——9轴全自动双机单机位逐帧立体影像拍摄设备,有9个转动轴,利用两台相机一个机位,左右眼分别成像以达成立体影像的效果。
  这套设备有两套系统组成:系统一,控制整个设备的运动,使照相机按照预定设置的轨迹自动运行,它由控制软件、控制驱动器、动作执行体组成;系统二,控制照相机自动拍摄,由控制软件、照相机、数据输出组成。这两个系统均由控制软件同时发出数据信号,同时执行动作。最大的优点在于,可以使照相机和CG虚拟数字画面运动轨迹完全吻合。
  在《昆塔盒子1》动画电影的室内场景拍摄中,因为拍摄场景比实际场景要小6倍,想要实现拍摄,相当于要把摄影机同步缩小6倍,否则视角高度就是错误的。而立体摄影机的体积约60公分见方,所以公司就自主研发了这套微缩拍摄机器。
  “这种拍摄方法,国际上没人这么做,我们是首创,所以它很中国。它适合我们在现有的条件下,完成拍摄。而且微缩景观拍摄的光线会更接近真实,细节丰富,不像CG制作的画面的那种硬光,所以它不仅实现了影片画面的美术质感,又节约了大量的渲染成本。”李炼介绍说。
  以《昆塔盒子1》为例,如果采用CG制作,一个室内的场景,公司需要投入20位制作人员,但微缩模型拍摄,3-5个人就完成了。研发这套设备最大的贡献还在于,为公司这部电影节约了三分之一的后期渲染时间,及五百万左右的制作成本。
  但在今天,李炼反对人们把他归为技术派,他认为情感才是创作的核心。
  “我爱这个行业,就到现在,我也特别愿意跟着大家在一线做片子,后期这个行业,如果长时间不接触,就会变得迟钝。现在公司规模上来了,白天事务性的事儿挺多,一天忙完了,到晚上我就喜欢在机房里呆一会,觉得舒服。别人说我偏重技术,那是因为技术重要,后期行业,没有技术就等于缺失了很多创意。技术是实现创意的根本,但最好的创意,一定是由情感而来,技术只是手段。”

  这块磁铁,赋予铁屑以形状

  在博采,李炼有着一锤定音的话语权,其地位无人能撼,这绝不是惯常的上下级缘故,而是一份对前辈,对行业牛人的推崇和敬畏,这是博采非常与众不同的地方。
  按公司一位老员工的话讲,大家还没入行,李炼已经是后期制作的牛人了,今天拼命学的、赶的,不过是李炼早几年玩过的。我们会的,他比我们精,好不容易学精了,他又玩别的了。
  对整个团队来说,李炼就是技术沙皇。
  然而,作为不存在标准答案的创意产业,团队内部为了某个创意和某个制作细节和李炼吵到不可开交,是常有的事。大家常常会有这样的质疑:为什么一定要按李炼的想法去做!
  “首先,我非常尊重和欣赏每个个体的差异,以及他们的想法。但在具体项目上,我奉行一条最简单的原则: 首先分清一件事情的对错,再去评价它精彩与否。这就是我强调的‘准确原则’。针对不同客户,不同案例,从我们的创意到执行,从拍摄到制作各个环节,首先就是‘准确’,在这个基础上,再来说精彩。只有做到准确才能控每个‘生产环节’,使得最后的成片不偏离最初确定的创意。”
  李炼坦言,“这个行业的案例积累很关键,这会是你创作的直接灵感。接触一个客户,我的直觉会告诉我,大概什么样的创意风格是适合对方的。但具体实施的时候,还需要准确、细致地深入下去。就我个人来讲,是个慢热型的人,我会给自己留足时间,去真正了解和认识我的客户。比如拍农夫山泉广告时,我会和那位水厂的老师傅一直聊天,聊到我和他像是早已相识的程度,我才会确定拍摄方案。所以,并不是一个直觉就可以解决所有的问题,直觉仅仅是一个方向,怎么完善,还得要沉下去做。”
  李炼同时强调,“在博采,对于单个项目的考核,甲方的标准并不在内。如果一个项目,要让我们在时间和质量上做选择,那我一定选质量,如果自己不认可,宁愿延期交片。”这也从另一个侧面说明,公司作为中国广告创作实力前五强企业,在与客户的合作中,有着更多的话语权。而对于文创公司来说,这攸关重要。
  在公司众多的长期客户中,养生堂似乎与众不同,他和博采更像是琴瑟和鸣的伙伴。
  二十三年前,养生堂开发矿泉水,在各地找水源,建水厂时,占市场绝对主导地位的是纯净水。当时开发矿泉水不仅投入大,市场接受度也很低。“养生堂看重的不是眼前,是十年、二十年后的市场,这和博采的理念很贴近!从公司收益的角度,投电视剧、青春电影,见效快,但我们的兴趣不在这里。农夫现在已经是中国饮用水市场绝对的龙头企业。而博采,也要致力成为中国影视后期行业的风向标。”李炼说。
  或许正是两者对企业长远发展理念的吻合,他们的关系,在李炼看来,是二十年的相互交融与彼此成就。以致今天,公司创作的养生堂及农夫山泉系列广告片、形象片,不仅获奖最多,也被同时刻上了博采和养生堂的印记。

  互联网+内容平台

  目前,公司三大业务板块并驾齐驱:包括电影、电视剧、三维动画的影视娱乐板块;以呼呼收音机为代表的移动互联板块;以品牌策划、创意、拍摄、制作、投放业务为代表的广告板块。并且,为了配套服务公司的项目,公司还在德国设立了海外发行办事处,在海宁设立了专业译制基地。
  这是一个从传统媒体竞争到互联网平台迅速崛起,再到自媒体爆炸的时代。博采早在4年前就已开始布局互联网业务,“呼呼收音机”今年顺利实现收费,目前已有2000个原创故事,并创下单一故事播放5.2亿次的好成绩,远远好于预期。
  “公司未来会把更多的新的内容嫁接进这个平台,并利用大数据,把我们的客户群体细分,实现更精准的传播。这是公司非常看重的‘内容+媒体’的平台,它从幼教开始,便可以锁定我们的客户直到初中,包含了整个成长阶段中的娱乐、早教、互动社区等等,都是我们未来拓展的方向。”
  用4年时间打造呼呼收音机,首先实现了公司品牌的广泛覆盖,抢占在线播放收费平台市场,长线或将是公司未来发展的主要亮点,而短期来看,也能与公司动画电影及动画电影衍生品产生积极的联动效应。
  谈到资本市场,李炼说:“公司自成立以来运营良好,近三年每年营收的增长率保持在20%以上。在资本市场用的好是助力,用不好是扼杀。公司董事会有自己的观点,不希望公司早早进入,这会让团队疲于应付资本市场,忘掉初衷,所以我们更愿意先练内功,然后再考虑上市。”
  目前,在A股上市公司中,像博采这样专注于前期创意和后期制作的公司还没有。
  不得不说,影视后期制作,在国内影视娱乐产业链上是一贯被忽视的,这个行业从投入产出比来说,并不是个“好买卖”,比如为了一帧画面的质量,几个后期制作人员费时十几个小时甚至更多时间是家常便饭。正如李炼所说,“都说我们需要匠人精神,可目前,匠人精神在各个行业生存都不易。”但未来,如果公司可以成功上市,或将给这个小众而重要的行业带来希望。

  讲好中国的故事

  2013年公司推出的原创动画电影《昆塔盒子1》的票房并不理想。对此,李炼也有很多反思:“那个阶段,整个动画市场没有现在这么热,也不看好国产动画片。昆塔第一部完成后,赶时间上映,完全没有做好发行工作,宣传、排片都没跟进,是我们对市场不懂。全国范围,也就浙江省还做了些宣传,所以在2000多万的票房里,有60%来自杭州。海外发行了22个国家,投入产出基本持平。”
  这之后,公司将制作第二部动画电影的计划延迟了一年。
  李炼说最大的原因是自己对故事不满意,所以用一年时间复盘,从第一部电影里吸取经验,在人员架构、成本控制,包括怎样看待中国的动画电影市场,都在不断改善、加强。
  “打入国际电影发行市场,我们需要的是一个点,动画电影就是很好的切入点。我们的动画电影面临最大的考验就是如何找到国际化的语境。”李炼说。
  一部动画电影,它的国际化语境包括制作技术、角色设定、画面风格、电影配乐等,更包括故事本身。而且李炼理解的国际化并不等同于模仿,而是要找到一些元素化解存在的较强的文化隔阂。他认为中国人身上的东西,就是中国文化的东西,但这些元素如何用一种更国际化的方式来表达,比如同一句台词,用英文和中文说出来,表达的情感就完全不同,所以,好莱坞讲故事的方式是需要学习的。
  在剧本创作上,公司学习迪斯尼的故事结构。迪斯尼的故事比国产动画电影成熟,更容易吸引观众。从故事的深层次来讲,东西方价值观的差异,是很难跨过这个体系找共同点的,但公司一直在做这个尝试,从形态和语言上着手,先找到语境,再打造内容,学习的过程不可能事半功倍,我们还在路上。
  李炼笑谈中国观众很幸福,看的都是好莱坞最顶级的电影,其实美国的B级片,即制作费在1000万美元左右的电影,也很多。今天博采的电影技术能力介于A等级电影和B等级之间。
  “就目前看,公司的东西比美国B等级电影质量高,以前不敢说这个话,不知道这辈子能不能达到这个质量,但我现在想说,不知道自己的动画电影在有生之年能不能和好莱坞平起平坐,现在技术方面的差距越来越小。”
  “昆塔盒子”第二部《反转星球》计划今年上映,整部动画电影公司投入了3000万元资金,海外发行也已卖给一家美国公司。
  时值晚上九点,记者在公司看到各个后期制作机房灯火通明,昆塔1、2部的电影合成师,Bence感叹道:“电影真的很难,非常考验团队的协作力,它就像是一个全方位的大工程,为什么迪斯尼电影好,不光是制作人员水平高,制作流程才是重点。”
  显然,李炼和他的团队对昆塔第二部充满信心。
  谈及国内的电影市场,李炼说完全开放的电影市场对国产电影市场是一种过度碾压,对行业是有损伤的。比如,法国特别重视自己的国产电影,实行对国产电影40%的返税,加拿大也实行35%的返税政策。引进竞争是对的,但怎么保有国产片应有的市场空间值得探讨。
  采访最后,当问到博采作为一家公司,他的个性是什么?李炼说:博采是家追求完美的公司,一家对自我有要求的公司。(张昆)